澳门新葡亰娱p

那年的“大雪封山”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王秀华  时间:2021-01-08 【字体:

下雪了,好大。雪花在空中飞舞,眼前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,脚下是“咯吱咯吱”的奏鸣曲。

走在上班的路上,思绪不由回到多年前,那还是在金温项目部,我和浙江百年不遇的大雪亲密接触了一回。

那一年,我所在施工的工程——浙赣复线竣工,转战金温线。计划年前搬家完毕,年后开工,这中间可以回家一趟。当时的我们都已经把常年不回家当成了正常,能有这么好的机会和家人旁无牵挂地共享天伦之乐,是很难得的机会,大家都兴奋异常。

施工队伍搬家,财务和办公室既要打前战,又要断后。我们三个财务人员,分成两组,我负责压后。浩浩荡荡的大队人马搬完后,大家都陆续回家了。最后,项目上只剩下段长(那时还以段部做行政划分)还有我和两个留守人员。

就在出发前的前夜,冷空气突袭。一觉醒来,项目部大院里被一层厚厚的积雪覆盖。浙江出现这种天气,当地人感到很新奇。我虽见惯了大雪,但仍喜欢这不同地域别具一格的美:到处绿植苍翠,空中白雪飘飘,白绿相互映衬,非常漂亮。

北方的雪,像粗犷的汉子。而南方的雪,就像一个多情的女子,身姿轻盈,舞姿曼妙。

雪一直不停地下,段长、办公室人员他们决定马上回家,怕大雪封了山,我们几个只能在项目上过年了。

我们踏着雪水赶到车站,远远看到停着的火车。我和办公室的小王最年轻,也最沉不住气,把包抗在肩上,拔腿就想跑。

“急什么,咱们不到,火车不开。”段长给我们开玩笑,他像将军一样大步流星地走在路上,沉稳、大气。我们上车后,火车很快就开了。段长他们长年奋战在施工一线,练就了一种处变不惊的能力,对时间和距离的准确判断,已形成本能。这些,大概是长期工作在施工一线的铁建人所共有的特性。

火车穿行于崇山峻岭间,苍翠的山坡上覆盖着白雪。火车轰隆隆使过,偶有小石头像个调皮的孩子,从两边的山坡上蹦跳而下。无知者无畏,刚工作不久的我只觉的新鲜、好玩。

“我回家先给我爹点钱,再给他买个厚帽子。再给我妹妹买点书,再……”“别打肿脸充胖子啊,留够你的路费,千万不要把回来的路费都花没喽。”我们一路上开着玩笑,欢声笑语不断,终于顺利返家。

后来听说,在我们登上火车的第二天,大雪就封山了。我们庆幸自己的好运。我从小生活在平原,大雪封山,当时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,至今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场景,没打听,也没人告诉我。但雪中返家的场景历历在目,每到下雪,脑海中常常想起。

又下大雪了,当年同行的他们一切可好。也愿奋战在施工一线的铁建人一切安好,愿他们遇到极端天气,遇到任何事,都像我当年一样幸运。


相关新闻

Baidu
sogou